阿公羅榮生逝世九週年紀念文

 

每一年只要到今天(11月29日),就會心情沉重。因為在九年前,

家裡發生非常重大的變故,全家人都無不沉浸在這樣哀淒的氣氛,

就是我最敬愛的阿公不幸因病離世,所以每年的今天說實在的

不是很想去面對它,但是時間會照樣度過,不會因為這樣能夠讓你

選擇你不想度過哪一天?你想度過哪一天?所以也不能不去面對,

所以只好選擇去面對它,畢竟人生就是生老病死,自己永遠都

不知道明天如何云云,就去面對吧!


一年跟阿公這樣對話一次,也覺得蠻不錯的!

通常在造勢場合可以見到的:走出悲情!我覺得在這九週年之際,

悲情就少寫一些,畢竟寫再多的悲情也是沒用,阿公也不會復活,

只能透過與阿公的相處記憶,換化成文字,永供追念。


我對於阿公的印象就是一個辛苦到終老的表徵,家中種植芒果,

養殖魚蝦,圈養豬隻、雞鴨,種植蔬果青菜,逢年過節批發烏魚子,

目的是什麼?就是要拿去賣的。賺了一點錢,買個飼料,存起來,

過的都是非常辛苦的生活,但是甘之如飴,從無怨言。

在我印象當中,阿媽到菜市場擺攤賣菜時,阿公都會幫忙叫賣,

這樣如此有趣的畫面,現在我想也已經成為絕響了吧!

每次走過那些地方,心理面就在想著阿公生前在這裡活動的總總,

也讓我不禁嘆氣,斯人已逝矣,嗚呼哀哉!

 


其實阿公對於民主運動的貢獻也是不容小覷的,從他所

留下來的書信、陳情書,就可以知道阿公為民喉舌的決心,

真的是我們這些晚輩所欠缺的。所以由此足證阿公真的是

一位不凡的人物,至少對於我來說,他真的很偉大。


還記得阿公有爭取枋山村國中路拓寬工程,從之前的陳情,

官員勘查,到最後縣政府核准,電線桿遷移、路面刨除、

路旁二側建水溝,全部完工之後,可惜也等不到阿公自己親自去

走過他所爭取的國中路拓寬計畫完工。


出殯那天,原本要行經那一條拓寬完工的國中路,

但是礙於路線關係,出庄後不得再返回入庄的習俗,

就打消這樣的計畫,只由火葬場再迎回阿公的牌位時,

入庄之前先繞行那一條新路,然後再回到家中。

也算是完成一個願,只可惜,那個願不是一個圓滿的願。

 


九年前的盛夏,阿公坐著輪椅,瘦弱的軀體,已經不是我

印象中那樣做事耐操的阿公,聽著他唱了一些日本歌曲、

原住民歌曲,但是誰也沒想到這竟然是他最後一次唱歌了,

因為在那之後,病情加劇,送到醫院加護病房。

病逝前一週,我到醫院加護病房去探視,那時的阿公已經

無法說話了,只能用眼神看著大家,也只能用眼神來訴說他

想要表達的話。但是很可惜的,我們不懂。只能夠一再的鼓勵,

希望阿公能夠有奇蹟出現。


但是,似乎上天聽不到我們的祈禱,阿公的生命跡象逐漸弱化,

家屬決定深夜將阿公從屏東寶建醫院搭乘救護車載回家裡,

到家後隨即拔除氧氣罩,羅家的精神領袖最後於

2002年11月29日04時50分病逝家中。


哀!生命不就是這樣嗎?當自己締造出璀璨的人生,

但是最後也要走到這一關,留給大家的總是滿滿的不捨與難過,

但是也留下無數的功業讓大家給予評價。


敬愛的阿公,九年了,九年當中也承蒙您在天堂庇祐,

雖然過程不是那麼順遂,但是也安然的度過每一年每一天,

就好像時時刻刻都還能感覺到您的存在,雖然無法真正的看到您,

不過我們還是堅信阿公真的有在庇祐我們,雖然要夢到您很困難,

但是我願將我想對您訴說的話,寄託在文字當中,獻給您!

希望可以瞭解到九年來阿公在我們的心目中地位依舊,

每一年的今天,心情免不了受到影響,但是我們始終記得阿公的疼惜,

就讓這樣甜美的回憶放在我們家族每一個人的心中,不管身在何處,

齊心一起來悼念、緬懷。希望阿公在另一個世界可以安息。

 

 

嗚呼哀哉矣......(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formosa 的頭像
taiwanformosa

MA VLAST 〝FORMOSA〞(TAIWAN)

taiwan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